<menu id="qcaew"><tt id="qcaew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qcaew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caew"><strong id="qcaew"></strong></nav>
     
     → 你當前位置:返回首頁 >>記者與武夷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

            放歌九曲溪

    ⊙趙金光

      在好友韓京安的鼓動下,我們于9月8日飛往武夷山,住進了武夷山莊。

      翌日上午,景區領導安排我們去九曲溪泛筏。

      歷代文人詠武夷,多有泛舟泛筏句。北宋名臣趙閱道在《武夷行》中有:“噴云涌雪可舟楫,一棹撫覽仙人蹤。”著名書畫篆刻家錢君匋游武夷山時,感于人生易老,放歌溪上,撫波唱道:“九曲溪頭綠醮波,情哥撐筏我輕歌。儂今更比山花艷,應惜青春一擲梭。”

      司機小張把我們送到星村碼頭,這是現代人游九曲溪的起點站,隨溪流而下,由九曲至一曲,作順水順風順意游,拋卻溯風逆流的艱辛,挹一份快意在心頭。

      而今,許多地方都在開展漂流游,有的用船,有的用橡皮舟,九曲溪的竹筏,也算別具一格吧!十幾根竹竿并在一起,前部上抬,前后各有一位筏工,撐竿掌舵各司其職。頂著霏霏細雨,我和京安在竹筏上并肩坐定,筏工便撐竿離岸,引我們走進九曲十八灣的畫中。

      一桿撐離星村,便進入九曲景區。這一曲,對于古人來說是游程的結束,“九曲將盡眼豁然”,朱熹的這句詩把人引入平川。此處溪面雖見豁然,但岸上卻仍是重巖聳翠,盤亙于溪北的白云峰把人引入奇幻之中。煙雨中的白云峰,近處是雨洗崖更青,遠處則朦朦朧朧,那翠色融入煙雨,既不能望見白云庵的殘垣頹壁,也不能望見白云洞。徐霞客畢竟是高人,他來武夷山,竟然伏身蛇行,鉆進了白云巖北人稱“極樂國”的巖洞,見到“軒敞層疊,有斧盤置于中”的景象。

      九曲而下,便是八曲。八曲的妙處,在于山之最高處,有雙峰突出,以形而論,如豐滿有雙乳,人喚“雙乳峰”。據說峰之半腰有石如鼓,一經敲擊,其聲似鼓鳴于山,有人據此稱這山峰為“鼓子峰”。朝云出岫,峰頭似仰天怒放的金蓮花,有人又稱它為“并蒂蓮”。亦蓮亦鼓亦乳,自然是仙家追尋的仙境,于是王子欽便建了石鼓道院,吳道人也來趕熱鬧,鉆進山洞中采山林之精華以脫胎換骨。

      八曲已見仙蹤,七曲溪南,又有城高庵,為道家遺跡。城高巖下的深潭,為道家所設放生潭,筏行其水面,見大魚數尾,游于水中,逍遙自在。

      游九曲溪,曲曲都有動人處。六曲溪岸,兩峰壁立,竹筏經過,游人放歌,空谷回應。水聲嘩嘩,歌聲悠悠,竹筏邊又添一景,筏工介紹說這是曬布巖。這在晴天,喻之當然得當,今逢雨天,雨水從巖頂瀉下,如素練懸天,似龍蛇飛下,我以為稱之為飛蛇巖更為妥切。

      李元陽說:“天下山水,至武夷諸峰奇詭極矣。”又說“九曲之內,變幻百出,姿態橫生。”峰上望峰,當然能體悟“布列近乎天巧”之妙,筏上觀峰,趣又不同。回望天游峰,見“一樓高立萬峰巔,遠望迢迢在半天”。仰觀峭拔千尋的隱屏峰,有“一劍橫空星斗寒”的印象。水中看峰,“寒流曲曲倒芙蓉”,別具風姿。

      “半巖欲墜潭渚深,晝陽不到午陰陰。洞簫一曲瑤笙斷,萬壑千峰云水沉。”過四曲東面的大藏峰,見山巔聳拔,巖上有水滴落潭中,叮咚作響,如鳴琴如響簫。峰下龍潭,雨中更見水色綠染,深不可測。

      過三曲,見一峰突兀挺拔,超然出塵。那是玉女峰,為武夷山的象征。竹筏漸漸靠近玉女峰,果見其豐姿不同凡響,其身亭亭,其顏秀麗,真是“玉骨冰肌處女容”啊!見到玉女峰,自然會想到大王峰,傳說中大王和玉女是一對情人,因鐵板鬼的搗亂而未能結合,只好憑借鏡臺隔溪相望了。

      過玉女峰下的浴香潭,山峰漸稀,水面漸闊,樹木漸多。竹筏順水而行,向仿宋古街的碼頭靠岸。

      仿宋古街上,文化氣息甚濃,街上走走,店里逛逛,從武夷文化中得許多情趣。

    返回首頁 | 關于國旅  | 聯系我們 | 公司榮譽 | 網上預訂 | 交通指南

    ©2000-2008 版權所有 武夷山中國國際旅行社 www.nj-zhongtie.com 版權所有
    公司地址:武夷山國家旅游度假區觀景路35號   郵編:354302
    国内偷拍高清精品免费视频